中國美術批評家評論梁藍波作品



皮道堅,著名美術批評家,華南師範大學美術史教授:

•  梁藍波屬於東西方文化在當代的風雲際會所造就的藝術家。他的繪畫在相當程度上昭示著一種超越東方與西方、傳統與現代、人文與科技的二元對立,追求某種前所未有的博大、開明、融通的人文精神的文化取向。
                                                                   —— 摘自《超越性繪畫與繪畫性超越》,原載北京《世界美術》1998年9月

王璜生,著名美術批評家,廣東美術館館長,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館長:

•  梁藍波是一位頗具東方文化悟性和西方理性精神的藝術家。他不僅能夠通過各種的比較,清晰地站在一個自己的角度,來重新感悟東方文化的生命力所在,而且能夠一步步地應用文化的符號,通過對符號的深入分解,對構成符號的材質進行新的改造與組合,來表達他作為一個現代視角的人,對自身的傳統文化的現代回應。
                                                                           —— 摘自《生命的召喚和回應》,原載香港《明報月刊》1997年9月號

周韶華,中國美術家協會常務理事,湖北省文聯主席

•  不論是從東方文化的創作之路著眼,還是從西方文化與東方文化的對話來考慮,當今的藝術家必需具備對本民族文化的深刻理解和對世界文化的觀照能力,這個問題已經歷史地、不可迴避地成為當代藝術家們的共同課題。誰在這方面能率先找到答案,成為解決新問題的能手,誰就會成功。有著東方傳統文化訓練,又到過西方學府深造的梁藍波,由現代科學技術提供的啟示,尤其在西方現代藝術氛圍的薰染中,反觀東方傳統文化、打破以往的傳統模式,重建藝術的新形態,並賦予藝術以新的生命。他既超越傳統,又超越西方現代諸流派,內涵底蘊既有東方文化的精髓,又有西方藝術的現代風神,我以為梁藍波成功的奧妙就在此中。
•  主體的人格力量和飽滿的激情向畫幅的四面八方擴張而又與宇宙凝聚一體。筆觸運動與“聚變”、“裂變”同步,墨色揮洒與火山“爆炸”互動,虛實開合與宇宙旋律節奏渾然一體,人化了的自然宇宙飽含著主體的印痕,藝術語境具有和宇宙整體相類似的基本特征,整體結構與天地萬物有著相同的秩序,主體心態、筆墨走勢與宇宙運動完全是一種對應關係。
•  梁藍波能有這樣的高度,應該說是得益於思想上的解放,他徹底擺脫了具象形體的糾纏,自由地表達了象外之意和神動之美,追求情真之美,更充分地抒發了與天地精神獨來獨往的宇宙心境,也就是“大象無形”、“大美無言”的境界和“得意忘形”的狀態。把審美體驗帶到更超脫、更無限、更允遠、更深邃的空間。這是他經歷了在自身克服兩種文化的矛盾、在碰撞交匯中找到了自己的坐標,到西天取經再反觀東方古典文化之後的一種優化選擇。這選擇極具本世紀末的時代特性。
                                         
——摘自《梁藍波抒發與宇宙一體》,原載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新聞》2006年11月16日

彭德,西安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原湖北《美術文獻》主編:

•  梁藍波的近作將中國書法中的狂草疊入畫面,或將書法的線條打散後經營畫面,形成畫中有書和書畫同體的效果。他的畫面鬆動、奔放、自由,流露出一股中國文人一向推崇的逸氣。
•  在變化多端的美國畫壇,藍波善於調整自己的視野和畫風,強化色彩的表現力和畫面的直觀效果,取美國藝術的長處補中國的短處。
                                                                   ——
摘自《佈道者》,原載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時報》2006年11月16日

李偉銘,廣州美術學院教授、嶺南畫派研究室副主任:

•  儘管藍波曾提到,他力圖以西方現代藝術的概念反觀中國畫的內在精神和筆墨結構,但是,我們很容易發現,支撐藍波所營造的視覺世界的骨力構架是他的華夏書法意識。在實際操作中他規避了書法的語義意詣,以耗散形態而非書法結構將書法“法道”的精義融入了水墨與色彩的視覺幻覺之中。因此,其所呈顯的生命景觀皆是難預測衡的虛擬狀態、以及合若天成的原性。正是在這種探尋中,他超越了俗見的對東西方文化捉襟見肘的庸解,並在成功地完成了視覺語言結構重建的同時,昭示了某種對宇宙、人生境界的憧憬。
•  藍波對文化“身份”歸屬的問題如何視之,我並不知道,但透過他那毫無顧忌地使用宣紙、彩墨、丙烯、帆布、沙石、拼貼、甚至電腦噴塗等多種技法和綜合媒材,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勢態,足見其興趣之淡然;而對文化元素、符號和圖式的處理及重組則沉迷與執著。由他的《熔煉》、《變奏》等所彙集的《聚合大系》可見藍波在藝術家的人文情結與所處的文化斷面的交匯與演進中尋求自身的精神屬性及形象圖式的軌跡。
                                                             
 —— 摘自《解變•重構:梁藍波〈聚合大系〉畫述》,原載《梁藍波:聚合大系》

林墉,原廣東畫院院長,廣東省美術家協會主席,中國美術家協會常務理事:

•  這組在異國創作的作品,正體現了畫家對中華文化、悠久歷史的神往與遐想。而在畫面組合上,時空互相交錯,充滿了現代藝術的氣息。乍看之下,滿紙淋漓的水墨,飛動的草書遨遊其中,班斕的沉實與滲化的遙遠如此協和的交織在一起,思緒一下子迴入了歷史的幻覺。我敢說,這種遐想其實是醉了的錯覺 —— 中華文化一直讓藍波醉著!
                                                               —— 摘自《藍波在奔波》,原載中國廣州《廣州美術研究》第11期,1995年

馬欽忠,安徽合肥《藝術界》編輯:

•  梁藍波站在當代文化及中西方的學術背景上,更著重於把傳統的文化基因轉化為當代審美內涵的開拓上。
•  梁藍波的手段是在過程上。起點、過程和終點是三個相互剝離但又有轉化關係的程序:起點是中國畫,
但到了終點卻變成了油畫,中國畫稿裡的審美意蘊被轉化成了最終作品的基因,而這個基因又通過其它物質媒介被加以放大。從材料上來說,作為結果的油畫作品與中國水墨畫並無直接關係,但油畫的視覺張力和中國畫的審美基因卻在他的作品中有效地融為了一體,梁藍波的確在這方面很準確地找到了自己的學術定位。

                                                                                                             —— 摘自《梁藍波的水墨實驗所拓展的審美空間》